伦敦,这座充满足球元素的城市更是如此,这里驻扎着许多个职业足球俱乐部,但他们的字典里从来没有“和睦相处”这个词。

特别是同处伦敦北部的阿森纳和热刺,他们的恩怨可以追溯到100年之前,无论场内场外,势如水火。

阿森纳建队之初并不是在北伦敦的海布里,随着俱乐部决定北迁海布里之后,原本盘踞在北伦敦的热刺球迷自然不乐意了,他们认为这是在和他们争地盘。

不过两队球迷之间演化为世仇还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的1919年,四年前联赛因为世界大战爆发而中止,当时热刺排名甲级联赛最后一名,阿森纳则是乙级联赛的第五名。四年后联盟决定扩军,甲级最后两名不降,乙级前两名升。

原本需要再为升级打拼一年的阿森纳并没有按照常理出牌,时任阿森纳俱乐部主席诺里斯利用自己与联盟主席的交情,成功让阿森纳升级而热刺降级。从那之后,阿森纳便从未降级,创造了英格兰足球历史中的一项纪录。

而原本能够升级征战甲级联赛的热刺自然颇为不忿,双方就此结下不共戴天之仇,北伦敦德比也由此成为足坛结怨最深的德比之一。

随后,阿森纳俱乐部的一个举动无疑为仇恨火上添油。在讨好了伦敦交通局和伊斯灵顿地方委员会后,阿森纳俱乐部将自己球场边的吉莱斯皮路地铁站更名为阿森纳站。

看似与热刺没多大关系的一件事,却深深的刺激到了热刺球迷,因为当时涉及到车票、地图和各种标识的大规模更改。热刺球迷想到要被阿森纳的图标包围,自然而然是火冒三丈。

百般争取后,热刺依然没能改变这一地铁站的名字,时至今日,托特纳姆附近依然没有一个“托特纳姆热刺”地铁站。

随着每一次德比战的添油加醋,双方的每次相碰都成为了英伦最为瞩目的焦点。双方球员在场上丝毫不留情面,赛后交换球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。如果本队球员转投死敌,定会遭到球迷的谩骂。

比如当年热刺队长坎贝尔,原本热刺高层想与他提前续约,但得知阿森纳主帅温格想签下他后,他本人一直拖着没有同热刺续约。

赛季结束后,坎贝尔就接受了阿森纳的邀请,让把他培养成材的热刺颜面尽失。每次回到白鹿巷球场比赛,迎接他的只有漫天嘘声。

2014年那场导致沃尔科特重伤的北伦敦德比中,沃尔科特做出一个争议举动,他在受伤被担架抬下场时,还倔强地微笑,用手指比出了2比0的手势,而当时场上阿森纳正以2比0领先热刺。这个手势无疑狠狠刺痛了热刺的支持者,也让阿森纳球迷格外解气,要知道当时的沃尔科特遭到的是韧带断裂的重伤,但他看起来却并不痛苦,因为阿森纳击败了热刺,只要战胜死敌,休战九个月又如何?

随着恩怨的积累,北伦敦德比早已成为最考验裁判执法能力的比赛。稍有不慎,一次判罚就能引起激烈冲突。

这些让德比变得更加紧张刺激,两个多月前阿森纳主场2-0完胜对手,此番客场征战的温格一定不会放过追分的机会,目前阿森纳仍以4分之差落后于身前的热刺。

近来饱受争议的热刺碰上攻击组合升级的阿森纳,一场激情四溢的大战在所难免!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www.xtykl.com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